《六韬》 - 豹韬·鸟云泽兵详情 译文 注释 作者

武王问太公曰:“引兵深入诸侯之地,与敌人临水相拒,敌富而众,我贫而寡,逾水击之则不能前,欲久其日则粮食少,吾居斥卤之地,四旁无邑又无草木,三军无所掠取,牛马无所刍牧,为之奈何?

”太公曰:“三军无备,牛马无食,士卒无粮,如此者,索便诈敌而亟去之,设伏兵于后。

”武王曰:“敌不可得而诈,吾士卒迷惑,敌人越我前后,吾三军败而走。

为之奈何?

”太公曰:“求途之道,金玉为主,必因敌使,精微为宝。

”武王曰;

“敌人知我伏兵,大军不肯济,别将分队以逾于水,吾三军大恐,为之奈何?

”太公曰:“如此者,分为冲陈,便兵所处,须其毕出,发我伏兵,疾击其后,强弩两旁,射其左右。

车骑分为鸟云之陈,备其前后,在三军疾战。

敌人见我战合,其大军必济水而来,发我伏兵,疾击其后,车骑冲其左右,敌人虽众,其将可走。

凡用兵之大要,当敌临战,必置冲陈,便兵所处。

然后以车骑分为鸟云之陈,此用兵之奇也。

所谓鸟云者,鸟散而云合,变化无穷者也。

”武王曰:“善哉!

作者:姜子牙| 评分:80
作者介绍
姜子牙(约前1156年—约前1017年),姜姓,吕氏,名尚,一名望,字子牙,或单呼牙,也称吕尚,别号飞熊。商朝末年人。姜子牙是齐国的缔造者,周文王倾商,武王克纣的首席谋主、最高军事统帅与西周的开国元勋,齐文化...
译文

武王问太公说:“领兵深入敌国境内,与敌军隔河对峙,敌人资材充足,兵力众多,我军资材贫乏,兵力寡少。我想渡河进攻,却无力前进;我想拖延时日,又缺乏粮食。而且我军处于荒芜贫瘠的盐碱之地,附近既没有城邑又没有草木,军队无处可以掠取物资,牛马无处可以放牧,应该怎么办?”

太公答道:“军队没有战备,牛马没有饲料,士卒没有粮食,在此情况下,应当寻找机会,欺骗敌人,迅速向别处转移,并在后面设置伏兵,以阻击敌人的追击。”

武王问:“如果敌人不受我的诈骗,我军士卒迷惑恐惧,敌人进全我军前后,我全军溃退败逃,应该怎么办?”

太公答道:“这时寻求退路的方法,主要是用金银财宝引诱敌人前来掠夺,同时贿赂敌方使者。此事必须精密细致,不使敌人察觉最为重要。”

武王问:“敌人已侦知我方设有伏兵,大军不肯渡河,另派一支小部队渡河向我进攻,我全军震恐,应该怎么办?”

太公答道: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军应部署为四武冲阵,配置在便于作战的地方,待敌军全部渡河后,发动我方伏兵,猛烈攻击敌人侧后,强弩从两旁射击敌人左右。同时把我战车和骑兵布列为鸟云之阵,戒备前后,使全军猛烈战斗。敌人发现我军与它的小部队交战,其大军必会渡河前来。这时就发动我的伏兵,猛烈攻击敌军侧后,并用战车和骑兵冲击敌军两翼,这样,敌军虽然人数众多,定会被打败,其将领也必然逃走。大凡用兵,其基本原则是,当与敌对阵面临作战时,必须把军队布列为冲阵,配置在便于作战的地方,然后再把战车和骑兵布成鸟云之阵,这就是出奇制胜的方法。所谓鸟云,就是象鸟散云合那样,灵活机动,变化无穷。”

武王说:“好啊!”
注释

武王问太公说:“领兵深入敌国境内,与敌军隔河对峙,敌人资材充足,兵力众多,我军资材贫乏,兵力寡少。我想渡河进攻,却无力前进;我想拖延时日,又缺乏粮食。而且我军处于荒芜贫瘠的盐碱之地,附近既没有城邑又没有草木,军队无处可以掠取物资,牛马无处可以放牧,应该怎么办?”

太公答道:“军队没有战备,牛马没有饲料,士卒没有粮食,在此情况下,应当寻找机会,欺骗敌人,迅速向别处转移,并在后面设置伏兵,以阻击敌人的追击。”

武王问:“如果敌人不受我的诈骗,我军士卒迷惑恐惧,敌人进全我军前后,我全军溃退败逃,应该怎么办?”

太公答道:“这时寻求退路的方法,主要是用金银财宝引诱敌人前来掠夺,同时贿赂敌方使者。此事必须精密细致,不使敌人察觉最为重要。”

武王问:“敌人已侦知我方设有伏兵,大军不肯渡河,另派一支小部队渡河向我进攻,我全军震恐,应该怎么办?”

太公答道: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军应部署为四武冲阵,配置在便于作战的地方,待敌军全部渡河后,发动我方伏兵,猛烈攻击敌人侧后,强弩从两旁射击敌人左右。同时把我战车和骑兵布列为鸟云之阵,戒备前后,使全军猛烈战斗。敌人发现我军与它的小部队交战,其大军必会渡河前来。这时就发动我的伏兵,猛烈攻击敌军侧后,并用战车和骑兵冲击敌军两翼,这样,敌军虽然人数众多,定会被打败,其将领也必然逃走。大凡用兵,其基本原则是,当与敌对阵面临作战时,必须把军队布列为冲阵,配置在便于作战的地方,然后再把战车和骑兵布成鸟云之阵,这就是出奇制胜的方法。所谓鸟云,就是象鸟散云合那样,灵活机动,变化无穷。”

武王说:“好啊!”
相关推荐更多